乐虎游戏

          <dfn id='Rkbxpw'><optgroup id='Rkbxpw'></optgroup></dfn><tfoot id='Rkbxpw'><bdo id='Rkbxpw'><div id='Rkbxpw'></div><i id='Rkbxpw'><dt id='Rkbxpw'></dt></i></bdo></tfoot>

          <ul id='Rkbxpw'></ul>

          • 作家林清玄去世最后一条微博谈“死亡”

            时间:2019-05-10 20:05:31 作者:ronnie 热度:

              林清玄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高雄,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时报杂志》主编等职。

              他是台湾地区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其文章《和时间赛跑》《桃花心木》选入人教版、北师大版小学语文课本,是大陆读者最为熟知的篇目。

              昨天上午9时32分,林清玄的新浪微博账号还在更新:“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

              1953年,林清玄生于台湾南部乡村。他说:“小时候家里很穷,共有18个兄弟姐妹,我排行十二,我前面有11个哥哥。”

              林清玄的名字,也是偶然得之。他说,他出生时没有哭,带着微笑来到人间,他的祖上及父亲一辈都不识字,就给他取名“清怪”。“我是清字辈的,我一个哥哥说,‘怪’太不好听了,还是叫‘奇’吧。于是父亲以林清奇给我去报户口,没想到工作人员说,‘奇’也不好听,还是叫‘清玄’吧,因为他正在看一本叫《清玄道长》的书。”

              林清玄1973年开始散文创作,20岁出版第一本书《莲花开落》。曾获台湾吴三连文艺奖等众多文学奖项,有三百万人听过他的演讲。

              林清玄在大陆出版了《在云上》、《清音五弦》、《心的菩提》、《情的菩提》、《马尾》、《林寺》等著作,很多人即使没有读过他的书,也在《读者》杂志上读过他的短文。

              林清玄曾做客央视《开讲啦》,当被问到对“苦难”和“幸运”的理解时,他说:“相信梦想,幸运是留给准备好的人”

              桃花心木是一种特别的树,树形优美,高大而笔直,从前老家林场种了许多,已长成几丈高的一片树林。所以当我看到桃花心木仅及膝盖的树苗,有点儿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树苗种下以后,他常来浇水。奇怪的是,他来得并没有规律,有时隔三天,有时隔五天,有时十几天才来一次;浇水的量也不一定,有时浇得多,有时浇得少。

              我住在乡下时,天天都会在桃花心木苗旁的小路上散步,种树苗的人偶尔会来家里喝茶。他有时早上来,有时下午来,时间也不一定。

              更奇怪的是,桃花心木苗有时莫名其妙地枯萎了。所以, 他来的时候总会带几株树苗来补种。

              后来我以为他太忙,才会做什么事都不按规律。但是,忙人怎么可能做事那么从从容容?

              我忍不住问他:到底应该什么时间来?多久浇一次水?桃花心木为什么无缘无故会枯萎?如果你每天来浇水,桃花心木苗应该不会枯萎吧?

              种树的人笑了,他说:“种树不是种菜或种稻子,种树是百年的基业,不像青菜几个星期就可以收成。所以,树木自己要学会在土里找水源。我浇水只是模仿老天下雨,老天下雨是算不准的,它几天下一次?上午或下午?一次下多少?如果无法在这种不确定中汲水生长,树苗自然就枯萎了。但是,在不确定中找到水源、拼命扎根的树,长成百年的大树就不成问题了。”

              种树人语重心长地说:“如果我每天都来浇水,每天定时浇一定的量,树苗就会养成依赖的心,根就会浮在地表上,无法深入地下,一旦我停止浇水,树苗会枯萎得更多。幸而存活的树苗,遇到,也会一吹就倒。”

              种树人的一番话,使我非常感动。不只是树,人也是一样,在不确定中生活的人,能比较经得起生活的考验,会锻炼出一颗独立自主的心。在不确定中,就能学会把很少的养分转化为巨大的能量,努力生长。

              现在,窗前的桃花心木苗已经长得与屋顶一般高,是那么优雅自在,显示出勃勃生机。

              读小学时,外祖母去世了。外祖母生前最疼爱我,我无法排除自己的忧伤,爸爸妈妈也不知道如何来安慰我。他们知道与其欺骗我说外祖母睡着了,还不如对我说实话:外祖母永远不会回来了。

              “所有时间里的事物,都永远不会回来了。你的昨天过去了,它就永远变成昨天,你再也不能回到昨天了。有一天你会长大,你也会像外祖母一样老;有一天你度过你所有的时间,也会像外祖母永远不能回来了。”爸爸说。

              爸爸等于给我说了一个谜,这个谜比“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还让我感到可怕,比“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更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时间过得飞快,使我的小心眼里不只是着急,还有悲伤。有一天我放学回家,看到太阳快落山了,就下决心说:“我要比太阳更快地回家。”我狂奔回去,站在庭院里喘气的时候,看到太阳还露着半边脸,我高兴地跳起来。那一天我跑赢了太阳。

              以后我常常做这样的游戏,每一次比赛胜过时间,我就快乐得不知道怎么形容。后来的二十年里,我因此受益无穷。虽然我知道人永远跑不过时间,但可以比原来跑快一步,如果加把劲,有时候可以快好几步。那几步虽然很小很小,但是作用却很大很大。

              如果将来我有什么要教给我的孩子,我会告诉他:假若你一直和时间赛跑,你就可以成功。

              中国青年报(ID:zqbcyol) 整理:张小松,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沈杰群,综合青年范儿(zqbwyx)、央视新闻、北京青年报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