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游戏

<small id='Fxhvcw'></small><noframes id='Fxhvcw'>

  • <tfoot id='Fxhvcw'></tfoot>

      <legend id='Fxhvcw'><style id='Fxhvcw'><dir id='Fxhvcw'><q id='Fxhvcw'></q></dir></style></legend>
      <i id='Fxhvcw'><tr id='Fxhvcw'><dt id='Fxhvcw'><q id='Fxhvcw'><span id='Fxhvcw'><b id='Fxhvcw'><form id='Fxhvcw'><ins id='Fxhvcw'></ins><ul id='Fxhvcw'></ul><sub id='Fxhvcw'></sub></form><legend id='Fxhvcw'></legend><bdo id='Fxhvcw'><pre id='Fxhvcw'><center id='Fxhvcw'></center></pre></bdo></b><th id='Fxhvcw'></th></span></q></dt></tr></i><div id='Fxhvcw'><tfoot id='Fxhvcw'></tfoot><dl id='Fxhvcw'><fieldset id='Fxhvcw'></fieldset></dl></div>

          <bdo id='Fxhvcw'></bdo><ul id='Fxhvcw'></ul>

        1. 2019造车新势力众生相(二):李想的理想照进拜腾的现实

          时间:2019-06-04 14:12:16 作者:ronnie 热度:

            跨越2018“交付元年”的门槛,新造车势力内部已经分化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人们想象力的热度逐渐退却,新势力诞生之初的的万丈光华,在现实挣扎中渐渐暗淡。

            “前几年大家问PPT造车,再往后问的是能不能把车造出来,后来问能不能把车交出去,再后来问能不能把车规模销售出去,问题的不同代表了新造车企业在前进当中遇到的困难。”小鹏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何小鹏的一番话,恰到好处地描摹了造车新势力的众生相。

            本文作为新造车势力最新进展盘点的第二篇,主要盘点头部三家之后,有哪些新势力备受关注,是否有望冲刺第一阵营,以及他们在交付、资质、融资和团队方面的最新进展。

            李斌和李想,如今分别掌舵两家不同的新造车势力,而曾经他们分别是国内最大两家汽车类垂直互联网媒体平台——易车和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据传两人私交也很好,李斌入股了李想的车和家,李想不仅投资了李斌的蔚来,还加入了蔚来的董事会。

            但相比于“首届Formula E冠军”、“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股”、“首家交付量过万的新造车势力”等荣耀加身的李斌而言,李想的造车之路要曲折很多。

            (蔚来汽车ES8上市当天,李想右为李斌左站台)

            2015年汽车之家李想创立车和家,给出了一个很新潮的概念:“城市短途出行“、“共享出行”,总结起来就是“小而美”,实际上就是低速电动车,与同期其他新势力纷纷祭出豪华超跑、赛道刷成绩的思路完全相反。

            但不幸的是,这个叫做SEV的项目宣告失败。有评论认为,李想在下定决心要做SEV项目时,他赌的是中国对于低速电动车的法规要求会跟进欧洲的标准。然而当距离2020年新能源市场的拐点越来越近,李想已经无法再继续等下去,他必须要放弃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去寻找新的方向。

            新的方向,就是小车流产,走向大车。也就是今年上海车展展出的理想ONE。理想ONE定位中大型SUV,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32.8万元。这个价格区间与补贴前35.8-54.8万元的蔚来ES6接近,高于威马EX5和小鹏G3。

            理想ONE与蔚来有不同的价值导向。李想说,“ES8追求性能和工艺,我们追求更好的智能体验和能源便利性。”由于使用增程式电动技术,理想ONE被称为是一款没有里程焦虑的新能源汽车。这款车在2019年4月10日正式开始接受预定,但交付要等到今年的4季度。

            从造车方式上看,李想也比李斌更传统。李想曾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肯定不会代工”,“肯定会用自己的资质进行生产”。去年底,李想用6.5亿拿下力帆汽车,拿到了自己的生产资质。理想的常州制造基地为自建工厂而非“代工”模式,目前年设计产能为10万辆。

            要看今年一季度的新势力交付数量,合众以1789辆(乘联会数据)位列第三,比第四名小鹏汽车的1229辆还要多,这是外界认为合众汽车有望打破头部三强格局的理由之一。

            合众汽车成立于2014年10月,其创始人为奇瑞新能源的创始人之一、前奇瑞新能源副总经理方运舟。同时,方运舟还是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国家新能源汽车专家组成员,曾师从新能源泰斗级人物欧阳明高。

            上个月,合众汽车拿到了B轮融资30亿元。在这次上海车展上带来了合众U SUV并开启预售,预售价格区间15-21万元,预计将于今年第四季度上市。

            与抢跑到第二台车的蔚来、威马和小鹏一样,合众U也是其第二款车型。其第一款量产车“哪吒N 01”定位为小型SUV,主要销售到三四五线城市。合众U则定位在中高端市场,是一款中型SUV。可以看出,合众与理想一样,产品定位都在向上走。

            虽然目前合众汽车已经累计融资70亿元,但是资金仍有压力。在2019年补贴新政发布之后,广汽新能源、比亚迪、上汽荣威等车企均表示在过渡期内相关车型价格不变,补贴退坡部分由车企承担,但作为造车新势力来讲就很难承压,哪吒N01宣布全系涨价7000元,调整后的售价区间为6.68万元-7.68万元。而实际上,扛不住退补压力的造车新势力占绝大多数,绝不仅是合众一家。

            就在日前,拜腾CEO戴雷称一汽集团将在几周内签向拜腾注资约1亿美元,这是其“年内完成的5亿美元C轮融资”的最新注脚。

            实际上,拜腾与一汽的缘分早就开始了。去年6月,一汽作为战略投资者在拜腾的B轮融资中投资2.6亿美元,成为了拜腾的大股东。而这个数额,也是拜腾为数不多的融资中额度较大的一笔。据统计,自成立至今,拜腾累计获得融资不超过10亿美元,与蔚来超百亿人民币的融资规模相比差距巨大。

            值得一提到的是,拜腾为了拿到资质接盘了一汽华利,也接盘了其8.5亿元的债务。目前的拜腾,资金周转已经非常困难。

            拜腾汽车由宝马i8之父毕福康博士创建,不过由于拜腾的资金困难,毕福康已离职加入了新能源车企艾康尼克。到现在,拜腾的原型车还在测试,并且缺席了上海车展。

            目前来看,拜腾已经错失了先发时机,其曾经一度被外界最为看好的因素——专业团队如今也分崩离析。按照规划,拜腾首款量产车M-BYTE预计将于7月份正式亮相,今年4季度量产和销售。

            事实上,电咖是第一个推出量产车的造车新势力。在2017年广州车展期间,由东南汽车代工生产的电咖首款纯电动A0级车EV10便正式上市。

            再加之其董事长兼CEO张海亮光鲜的职场标签:博士学位、汽车高级工程师、上汽集团副总裁、乐视汽车副董事长兼CEO,电咖汽车在新造车势力中算很是有话题的一家。

            今年3月,电咖汽车正式更名为天际汽车。更名后,天际汽车旗下品牌将包含定位低端亲民的电咖和高端品牌天际。此后,天际汽车首款SUV车型ME7,在2019上海车展上市,补贴前官方售价36.68万元起。

            总结来看,交付、融资、口碑、团队是新造车势力面前是四座大山,车和家、合众、拜腾与天际各有优势也各有问题。从长远来看,每一个单独因素都不能称为评判新势力的唯一标准。除本系列文章提到的企业之外,还有如零跑、新特等种子选手有望突破,我们接下来会继续盘点。

            而不能忽视的是,在2019年资本冷却的背景下,新势力们的淘汰赛正在加速上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