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游戏

    <dir id='Upcfio'><del id='Upcfio'><del id='Upcfio'></del><pre id='Upcfio'><pre id='Upcfio'><option id='Upcfio'><address id='Upcfio'></address><bdo id='Upcfio'><tr id='Upcfio'><acronym id='Upcfio'><pre id='Upcfio'></pre></acronym><div id='Upcfio'></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Upcfio'><address id='Upcfio'><u id='Upcfio'><legend id='Upcfio'><option id='Upcfio'><abbr id='Upcfio'></abbr><li id='Upcfio'><pre id='Upcfio'></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Upcfio'></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Upcfio'></sup><blockquote id='Upcfio'><dt id='Upcfio'></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Upcfio'></blockquote></dir><tt id='Upcfio'></tt><u id='Upcfio'><tt id='Upcfio'><form id='Upcfio'></form></tt><td id='Upcfio'><dt id='Upcfio'></dt></td></u>
  1. <code id='Upcfio'><i id='Upcfio'><q id='Upcfio'><legend id='Upcfio'><pre id='Upcfio'><style id='Upcfio'><acronym id='Upcfio'><i id='Upcfio'><form id='Upcfio'><option id='Upcfio'><center id='Upcfio'></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Upcfio'></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Upcfio'></center>

      <dd id='Upcfio'></dd>

        <style id='Upcfio'></style><sub id='Upcfio'><dfn id='Upcfio'><abbr id='Upcfio'><big id='Upcfio'><bdo id='Upcfio'></bdo></big></abbr></dfn></sub>
        <dir id='Upcfio'></dir>
      1. 朴正熙遇刺事件的遇剌过程

        时间:2019-05-13 17:55:39 作者:ronnie 热度: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统治韩国达十八年之久的朴正熙,于十月二十六日晚上七点多,在汉城北区距离总统官邸青瓦台不远的一栋属于韩国中央情报部的建筑物里,被该部部长金载圭开枪射杀。

          二十七日清晨四点,韩国政府宣布:除观光胜地济州岛外,全国实施戒严。戒严司令陆军参谋长郑升和将军随即发布第一号戒严命令,规定一切新闻出版,采访报导都必须先经过新闻检查。就这样,韩国军方在朴正熙死后不久便有效地控制了所有的传播媒体。

          戒严司令部并成立一佰“调查总部”,负责调查朴正熙遇刺的“真相”。此后,关于刺朴案的详尽资料,便主要来自该“调查总部”所发布的调查报告。该部前后总共发表三份比较完整的调查报告。这三份报告的内容大致如下:这三份报告的内容大致如下:

          (一)十月二十七日:意外事件。十月二十六日夜,朴正熙,秘书长金桂元,总统侍卫长车智澈,数名总统侍卫,以及金载圭在现场。在晚宴进行当中,金载圭和车智澈发生严重争执。车智澈及其也数名侍卫均被金载圭枪杀。朴正熙即于此时遭误杀。

          (二)十二月十八日:金载圭谋杀朴正熙。金载圭因为觉得自己已不再获得朴正熙的信任,加以车智澈多次拦截,扣押他的报告和建议,使他担心会丢官,因而和五名手下密谋刺杀朴正熙。一齐赴宴的秘书长金桂元未遭杀害,也将朴正熙遇害的消息告诉戒严司令郑升和。郑升和立即下令逮捕金载圭,进行调查。

          (三)十一月六日:金载圭图发动政变。金载圭从六月起便策划要发动政变。事件发生当晚,他除宴邀朴正熙外,还在同一建筑物中的另一餐厅里招待郑升和及中情部副部长金正。朴正熙死后,金载圭立即前往该餐厅,与郑,金两人会谈,想诱劝或胁迫郑升和参加他的政变计划。郑升和非但拒绝,还设法逮捕金载圭。在这次流产政变中,金桂元是金载圭的共谋。

          军方发布的这三份调查有其一贯之处,亦有其矛盾之处。一贯之处为,凶嫌自始至终都是中情部长金载圭。矛盾之处则为,军方实力派人物郑升和将军在这三份报告中,份量一次比一次重,尤其是到了第三份报告发表时,已经令人觉得有“呼之欲出”之感。军方的调查却就此戛然而止,只留给报纸读者们一个“宫廷政变”的强烈印象。

          韩国中央情报部及韩国陆军为朴政权的两大础石。两者均有极为雄厚的实力。可是,不管在人员或武力上,中情部均远逊于军队。而且,自从十月中旬釜山,马山相继发生暴动之后,军方在实权方面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优势,因此,像金载圭这样一个精明干练的人,实在不太可能愚妄到自认为有能力摆平军方。

          基于这点理由,我们不禁要怀疑:金载圭背后是否有人在支持呢?关于这方面的猜测,最常见的有下列三种:关于这方面的猜测,最常见的有下列三种:

          (一)美国在撑腰:这种猜测的根据是:今年以来美国对韩国的人权状况极为关切。韩国的人权问题很可能会在明年美国的总统大选中,成为两位候选人攻防的武器。

          此外,美国驻韩大使来天惠在釜山暴动后,对韩国内部暴乱情势所表现的积极关切态度,更使敏感者感觉到美国参与刺朴案的可能性。

          (二)大家都想干掉车智澈。车智澈和朴正熙都是强硬派。车智澈在朴正熙面前愈来愈有影响力的情况,使得温和派的金载圭和郑升和深觉不安。此外,车智澈常挟朴正熙的宠溺,拦截,扣押金,郑两人的报告与建议,或什至破坏军令体制擅自传令师长级的将领,而使得双方的怨隙更为加深。金,郑因而密谋除掉车智澈,没想到金载圭却在执行计划时,把朴正熙也一起杀掉。郑升和见事情严重,遂立即背弃了他。

          (三)借刀杀人的军事政变。这种猜测是这么说的:金载圭和郑升和认为朴正熙的强硬态度无法解决当前韩国的各种问题。所以密谋发动政变,而由金载圭执行刺杀的行动,事成之后,军方突然翻脸,并趁此良机大事整肃中情部。于是金载圭遂成为朴正熙的陪葬者。于是金载圭遂成为朴正熙的陪葬者。

          就这三种推测而言,似以最后一种最合情理。不过,此一事件的真相是绝不可能于短期内水落石出的。我们甚至可以根据历史的教训,大胆地说,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不过,大致说来我们已经可以确定:(1)这是一种“宫廷政变”;(2)朴正熙的死是因为他手下的特务和军队认为当前韩国社会的动荡不安,已不再是军事所能消弭的。

          在朴正熙掌权的十八年中,韩国向以“经济高速成长”名扬国际。在“汉江奇迹”一词的掩饰下,高度个人独裁的政治体制被解释为“获致经济快速发展的有效途径。”而在国民生产总值(国民生产总毛额)的掩饰下,贫富悬殊的问题并不存在。可是,这些问题事实上是存在的,而且,因为这些问题的产生牵涉到经济体制,经济发展的价值观等开发中国家必然面临的问题,若不去解决它,甚至从经济体制,经济发展的价值观等根本症结所在作澈底的反省,则它不仅不会消失,还会恶化,甚至会反过来吞噬既有的快速成长成果。一个极权的政府固然可以运用高度的统治艺术,有效地要求人民,控制人民“为了明天,牺牲今天”,却不能要求他们长期作“无效的牺牲”。此外,人的期望是会不断升高的,因此,在经济问题逐渐改善之际,人们在政治,社会等其他方面的期望,将会相对的逐渐提高。不过,许多开发中的政府却认为:当经济问题逐渐改善之际,人们将会在“感恩”之余,容许政治方面的逐渐极权化。而这种“养猪式”的统治,实际上却是一种自取灭亡的作法。朴正熙的猝死正是因为他没有看清这一点。

          关于这桩发生在“兄弟之邦”的重大事件,此间的报刊大都以“金载圭大逆不道弑其君”之类的字眼,很轻巧地将朴正熙之死归因于夺权斗争。事实上,当前韩国所面临的种种问题,都是我们亟当了解的。以下就外交,经济,政治三方面分别讨论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